乌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梦寻

2019/07/14 来源:乌海信息港

导读

我轻躺在柔和的草地上,注视着那轮皎洁的月光,在胸口埋下一颗种子,而后,闭上双眼,向梦的旅程进发。我穿过了时光的隧道,无限的空间里闪现着我熟悉

我轻躺在柔和的草地上,注视着那轮皎洁的月光,在胸口埋下一颗种子,而后,闭上双眼,向梦的旅程进发。我穿过了时光的隧道,无限的空间里闪现着我熟悉的面容,我颤抖着身体伸出了手,却连虚无的空气也无法捕捉。起点?还是终点?我也给不了答案。血染的彼岸花在遍布了眼前,耳畔传来了少女的嘤咛,我想回家了,回到有你的温暖气息的那个地方。“孩子。”是谁。“回去吧。”“我不过想再见他一面。”撕心裂肺的痛在爆发、在蔓延。仿佛几个世纪漫长的沉默。“他已离开,过了轮回之道。”我低头看见胸口开出了一朵小花,那么那么的洁白仿佛那么那么的刺眼,它在提醒我,这趟旅程的终结,它凋零的刹那我会永陷无边的黑暗,女巫是这样告诉我的。“何必执着?”“因为那是我活下去的。”“那只小舟,会载你到想去到的地方。”“谢谢。”彼岸花在河流上摇曳着,我见到了他,他似入梦的安宁,忘记伸手承接我落下的泪花。他摘下我胸口那朵白花,“不!”我如野兽般狂号。“带着我的爱,好好活下去。”我又看见了皎洁的月光,它照不到我心房的角落,我紧紧握着手中的照片,再见了,爸爸

不射精症的中医治疗方式?
黑龙江的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