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笔尖枇杷镇纪事之六爷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乌海信息港

导读

六爷姓啥叫啥呢?在枇杷镇里不是没有人知道。但大家习惯了叫六爷,都叫上溜了。原先姓啥叫啥的反而没有人在意。  六爷的故事在镇上流传得很广,六爷

六爷姓啥叫啥呢?在枇杷镇里不是没有人知道。但大家习惯了叫六爷,都叫上溜了。原先姓啥叫啥的反而没有人在意。  六爷的故事在镇上流传得很广,六爷还没去世那阵就开始流传。那些年镇上没亮电灯当然也就没电视这玩艺儿。茶馆里坐的是茶客,听的是书,说书人不外张大先生、李二爷、王三爷。说的不外《水浒传》《隋唐演义》之类,翻来覆去总是这一些。加上说书先生的记性不好,多说几遍还老忘词。于是观众不乐意了,开茶馆的也着了急啊。结果不知谁把六爷编成故事,放茶馆里一说。嘿,听众爆满。比好些英雄好像还红一些,很多英雄的事迹都是等到英雄为黄土所掩时——黄土掩得住英雄的身体,却掩不住英雄事迹。虽然身前身后事,都在笑谈中。但六爷的故事能在身前流传,这本身就是一大奇迹。  镇乐茶馆里张大先生说的是六爷的水性之神,说六爷那水性啊,在方圆八百里,难逢敌手。腊月的天敢下河,滔天的水也敢搏的。说的时候,张大先生眼睛先横扫一下全场观众,然后右手搂了一把没几要的长胡须。口中“哇呀呀”大叫了一声,云木啪地一拍,这叫镇场。果然,场中的观众鸦雀无声,小孩子们吓得哭,但又不敢哭出声。  这场书一说就是几天,当然,中间的请听下回分解让观众实在不过瘾。但没办法,说书人就是这样啊。于是在说书人不时“哇呀呀”和“请听下回分解”中。观众终于知道了,谁谁家的孩子是六爷救的,谁谁的大船沉了水六爷捞上来的,六爷闭着气能钻水里十多分钟,六爷在河里摸鱼像到自家菜地里择菜一般。62年发大水那次,六爷救出了三十八口。张家大爷,李家大嫂,王家小三子,这都是有名有姓喊得答应的。那水之大啊,那情之凄惨啊,说书人一一道来,让冲茶的忘记了冲茶,听众的心升上去又放下来,放下来又升上去。但终于从说书人口中知道,38口都获救时,大家松了口气。此时才看见了六爷也坐在后面正专心地听着呢,大家忙站起身。六爷笑眯眯地说了一声:“鬼鸡巴扯”。然后就向河边跑,脱衣、下河一气呵成。一会儿就看见了几大尾鱼在沙滩上扑腾。然后,就听张大先生叫,“三娃,快去帮你家六爷搬鱼。”于是河里洗澡的娃儿些得了令——嗨,咱也学六爷也,练一身水上本领也。  镇西的茶馆见《水神传奇》已经让镇东茶馆说了去,也不着急。你镇东茶馆还得请张大先生为说书人,我是卖茶说书全齐了,不怕的。于是,那边的《水神传奇》一结束,这边的《酒神传奇》开始了。说六爷天天一斤白酒,雷打不动的。说六爷的酒喝得有水平,穿着白大褂,看着病得闲就从白大褂的衣兜里摸出空盐水瓶装的酒来逮两口。那酒喝得那叫有滋味,那病那叫一个看得清楚。镇上会喝酒的有谁谁,镇上会看病的也有谁谁,但镇上会喝酒又会看病,喝了酒还不耽误看病的就只有六爷了。  又说六爷酒醉了可以跑到大桥栏杆上睡下,还居然没掉河里去,当然掉河里去也淹不死的。龙王也不敢收他吧。但镇上爆着牙的吴二歪就不信那个邪了,你六爷可以睡桥栏杆,我也会的。于是在酒醉之后也跑到镇落头的石桥上去睡,那栏杆比六爷睡那个要宽。结果第二天人们发现他摔在桥下面的乱石堆里,几颗爆牙也散在石缝里,找都找不到了。  半年之后,当过公社书记的方老头居然也被人发现躺在在石桥之下,骨头都摔断了。人家就嘲笑他,没得三两山你要上梁山,吴二歪都摔死球了,你当过公社书记就摔不死安。但后来听说,方老头不是摔死的,是因为去翻桥头那镇上漂亮的少妇刘小花家的窗子,没想到刘小花的老公半夜回来的,大喊了一声,把方老头吓得摔到了桥下。这个传言传了很久,但没得到证实。  这个证实不证实的,好像也不关六爷的事。但镇西茶馆又说六爷以前放排的时候有一次酒醉了,掉河里洗了个澡,居然醉上来了一条鱼。说六爷某次酒后上车,发现了一个扒巴,居然一只手就擒下了。说六爷和好酒苗族同胞关系铁,镇里苗人闹事了只有六爷摆得平,走到苗寨总是好酒好菜可劲地招呼,说六爷……  镇中茶馆一看,慌了。茶客都跑这东家和西家去了。不得行的,咱也得说。没得本子怎么办,请人也要完成,请了枪手花了八天七夜,写出了厚厚的《神医传奇》。又请了欧阳二先生润了色。放大门口展览了一天,也准备开堂讲书。  欧阳二先生是谁啊,六爷的知己,他、六爷还有李二爷,张大先生是聊得到一块的。所以二先生出品,必是精品的。比如二先生在文中讲到六爷早年放排时是嗨过袍哥的,咱袍哥人家是绝不拉稀摆带的,出门在外,义气为先,不讲义气那是要三刀六洞的。这段话,让镇上的年青人些很是受用,终二娃、三狗,四母猪几个就率先拜了把子。听说后来外出闯事业时都相互关照,义气得很。  三家茶馆的竞争,茶客可高兴了。虽说恶性竞争要不得,但没得竞争就没得进步嘛,再说镇上又没得消费都协会,竞争好,哪家好听上哪家,哪家热情上哪家,是家家都把茶费免了更好。  三大茶馆一看要坏,央求了欧阳二先生做个中间人,说定了一四七镇东,二五八镇西,三六九镇中。但,“一四七”“二五八”但这几天又是别处赶集,时间上抽不过来的。干脆来个早中晚得了。反正想听书的也不在乎那三两碗茶钱。  可没等这书说完,六爷竟然病了。后来才得知,六爷早就病了—得了食道癌。城里的大夫说六爷活不过三月去。把六爷的老婆孩子些吓得个哭。哭得个昏天昏地的。六爷没有哭。啥都没说,让老婆割肉打酒把欧阳二先生请来喝酒,喝了多少酒不知道。但欧阳二先生第三天走路还不稳是真的。第二天,六爷戒酒了。一戒就是十年。  李二爷先是奇怪说六爷这样的酒仙,居然说戒就戒,那魄力,了不得啊。六爷一笑,嘶哑着声音说,将来临死前一定要痛痛快快地喝一碗酒的。  六爷在人们的同情与惋惜中居然又活了十年,先是三个月的传言被镇上的人知道了,大婶大妈们哭了好几场所,但一年过去了,六爷活得好好的。三年过去了,市里的癌症专家们纷纷上门,希望六爷不要保守,将秘方传出来,救活更多的人。  六爷笑了笑,说“无他,唯心态耳”。专家们蒙了,心态这东西是形而上学的,劝人把心放宽好说,但火碳落到脚背上时,那滋味谁能熬得过来?  当人们渐渐淡忘了六爷的病,打牌的仍然约六爷打牌,钓鱼的仍然约六爷钓鱼。苗族同胞些有病仍然打六爷看,看好了小孩就认六爷为爷爷,大人就认六爷为“保爷”,可六爷终于病倒了,这一倒就到了弥留之际。  正是扯花生的季节,六爷的家人正在山上扯花生,忽然家里头就喊起来:快点回来,六爷不行了。于是迅速赶回来,边跑边哭。可等亲人们赶到六爷床前,六爷居然又活了过来。一活就是三天,见天还喝小半碗粥,精神也慢慢变好。  六爷活过来就摆谈起过去过程,说发现有人把他的账子掀了,说跟着别人向前走,一路有车有马,说得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听的人却是毛骨悚然。  三天之后,家人又上山扯花生,刚刚扯了小半背,这边又带信说不行了,又跑,又哭,但到家又清醒了。屋里屋外站满了人,过一会又不行了,但就是落不下那口气。  镇上的人都来了,要外出的暂停外出。大家帮帮忙忙的,扯白布的扯白布,准备寿衣的准备寿衣,炮仗也挂上了,就等六爷落气,好欢送六爷一程。但等来等去,六爷已经油尽灯枯了,但就是那星火老是不熄。  李二爷从外面也赶回了,来到了六爷床前,让六爷的大儿子上床去扶着六爷的背。又和六爷摆谈了一会,说你放心的去,儿已大了,女儿也嫁了个好人,家里的六娘大家都会照顾的,你放心去吧。六爷艰难地摆摆手,眼中滴出了泪花。  李二爷忽然吩咐,哪个去温一杯黄酒来。大家一愣,没动,直到李二爷叫第二遍,帮忙的人才打来酒壶,温了酒捧到床前。  李二爷接过酒,亲自喂到嘴里,但六爷的嘴已经张不开了,有人找来棉花签,粘了酒,放在六爷的嘴唇那儿。  不一会儿,六爷那瘦弱麻杆般的腿蹬了几蹬,眼睛也慢慢闭上了。   共 304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要怎么做能避免前列腺痛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云南正规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标签

上一页:刻画1

下一页:答案16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