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心病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乌海信息港

导读

“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儿子啊,不仅是母亲的心头肉,也是父亲的心头肉,这心病,还需心药医,身为人子,出门在外,理应细细思量……  ——题记  

“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儿子啊,不仅是母亲的心头肉,也是父亲的心头肉,这心病,还需心药医,身为人子,出门在外,理应细细思量……  ——题记  丁子16岁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很想复读一年再考,可老父对他说,你这么大了,还读啥书,这字也认得差不多了,不如找点活做。丁子愤愤地一咬牙,只身外出打工去了,还发誓不挣到钱绝不回家。这可急坏了丁子娘,直埋怨老头子,不该把孩子急走,立即托人四处打听。可丁子是一个人偷偷走的,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偌大个中国,要找个人,真比大海捞针还难啦。  一晃丁子出去已整整10年了。这10年里,丁子娘没有一天不担忧,尤其是看到电视里那些“恶性案件”,丁子娘就情不自禁浑身筛糠般瑟瑟发抖。她想丁子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这日子该有多艰难啊!丁子的父亲也后悔不迭,几个哥哥、姐姐都读了不少书,这个小儿子自己怎么就这么委屈他呢?老人常常唉声叹气,这年头在外面要是缺少文化,那不知要吃多少苦头呢!老人越想越愧疚,原本还算硬朗的身体也渐渐衰弱下来。  这年冬天,北方的天气异常寒冷,早早地下起了大雪。在这严寒的天气里,丁子父亲的哮喘病又犯了,咳得十分厉害。加上对丁子的想念,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气色也越来越差。丁子娘担心老头子的病情,打电话把儿女们都叫了回来。儿女们一看什么都明白了,这老爹的病其实并不严重,关键是心病难除啊。他们也在心里责备起丁子来,整整10年了,为什么就不给家里写封信或者回家看一看,还要让一大家子牵肠挂肚,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在医生的精心医治和家人的细心调理下,丁子爹的病情总算得到了控制,可让人担心的事情又发生了。丁子爹躺在炕上,思念成疾,常常呆着一张脸犯傻,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丁子小时候的事,念得丁子娘眼泪“哗哗”横流。儿女们看不过意,一边安慰老娘,一边劝慰老爹,“爹啊,你就省省吧,快别说了,我们都能背下来了。”丁子爹一脸茫然地瞅瞅他们,摇摇头,表示不懂,继续念叨。儿女们相对苦笑,他们在心中揣测,难道老爹真的傻掉了吗?  这天,村里来了一个陌生的青年,说是找人的。把整个村子都轰动了。丁子爹挣扎着要去看个究竟。青年说他找丁子的家人。丁子爹一把把青年拉回家中说:“我就是丁子他爹,丁子现在在哪儿?”青年自称是上海警方派来的,还亮出了他的警官证,他说出的一番话,把一家子都惊呆了。  原来,丁子只身去了上海,所带的一点钱很快就花光了却还没有找到工作,于是便流落街头成了乞丐。这乞丐的日子倒也好过,虽然风餐露宿,却也逍遥自在,丁子舒舒服服地过了九年。去年,丁子不慎误入了黑帮,在一次斗殴中失手打死了两个人,要判重刑,如果家里肯出点钱和死者家属“私了”,或许还可以不了了之……  丁子爹一听丁子有了下落,那股傻劲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紧张地询问青年,“需要多少钱?”警官竖起了一个指头,“10万?”丁子爹瞪大双眼问道。青年摇摇头说:“不,100万。”“怎么要这么多?”丁子爹皱起了眉头。“你们看着办吧,如果‘私了’失败,丁子恐怕这辈子都只能呆在监狱里度过了;如果‘私了’成功,那丁子立刻就能获得自由。”青年神色平静地说。“就不能少点?”丁子爹急切地问道。“我也希望能少点,可对方一口咬定100万,一分钱不少。”青年面露无奈之色。  一家子马上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好在丁子的五位哥姐这些年经商、行医还算发了些财,为了小弟,他们愿每人拿出20万。  第二天,老大、老二和老三三兄弟带着100万现金,跟着青年,踏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老四和老五两姐妹留在家里陪着爹娘。  到了上海,三兄弟立刻拉着青年去餐馆里海吃山喝,希望他能为这事多尽点力,老大还偷偷将一个红包塞到了他的手中。可没喝几杯酒,三兄弟竟不胜酒力,趴在桌上打起了呼噜。青年得意地笑了,拿过他们的包,溜之大吉。过了好久,老大醒了,见青年和包都不见了,急忙唤醒老二、老三。老二和老三也傻眼了。兄弟三人立刻意识到遇上大骗子了,急忙掏出手机报了警。  五分钟后,警察赶到了现场。三兄弟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警察立刻仔细勘察了现场,所有的菜都没有问题,但那瓶酒却不见了。老大一拍脑门,猛然想起,那酒是从青年包里拿出来的,那酒中一定有诈,当初只想到他是警察,才没想那么多,没想到着了他的道?兄弟三人悔恨不迭。  警察把三兄弟带回警局,初步认定这是一起蓄意制造的恶性诈骗案,并根据他们的描述绘了画像,迅速发布了通缉令。半个月后,骗子抓到了,但100万现金已被那家伙在赌场上挥霍殆尽。他无亲无故,独身一人,只是丁子老家附近一个不出名的小混混,对丁子家的情况了如指掌,伪造了警官证后,便开始了他的“行骗计划”。其实他的行骗手段并不十分高明,只是一家人救丁子心切,才会上了他的当。  兄弟三人回到家,因为担心爹娘受不了打击,没有提及被骗的事,只说丁子还有点事,过段时间再回来。可没过两天,电视新闻里播出了一则诈骗案件,正巧一家人在吃午饭。老大意识到了什么,抢过摇控器想换台,但已经来不及了。丁子爹表情抽搐,又犯病了。  还有一个月就过春节了,别人家都是喜气洋洋,可丁子家却哀叹声声。而丁子爹的“犯傻”更让一家人揪心不已。兄妹五人担心老爹出事,日夜不停轮番守护着他。丁子不仅没找到,还白白丢了100万元,而且又加重了老爹的病情,这事儿怎么说怎么不划算,怎么想怎么憋气。  一个风雪之夜,一家人都睡下了,门外突然响起了擂门声。老大拉开门,见院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惊问道:“谁?”前面那人一步上前抱住他,激动地说:“大哥,我是丁子呀!”“啊?——”老大愣了愣神,瞅了瞅丁子,急忙向屋内跑去,边跑边喊,“爹、妈、弟妹们,快起来看呀,丁子回来了。”丁子背着个孩子,那是他一岁的儿子,身后跟着他的媳妇。  原来丁子那年去了浙江,凭自己吃苦耐劳的韧劲、努力工作的拼劲和勤奋学习的钻劲,没过几年,在一家大公司就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后来和董事长的女儿情投意合、喜结良缘。董事长的女儿学问可高呢,还是研究生毕业呢,但她不嫌弃丁子学历低微,而特别倾慕他的勤奋、智慧与拼搏。公司里的人都说丁子这小子祖上积德了,白白娶了这么一个才华横溢、如花似玉的女子,一个个眼红得紧。丁子本想再过半年回家乡投资办公司,为家乡兴旺发达做点贡献,但无意中他碰巧看到了那则新闻,所以这才提前回了家。  丁子来到爹娘床前,长跪不起,声泪俱下,请求二老原谅10年来的“不归之过”。奇怪地,丁子爹竟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当他明白这不再是做梦时,嘻嘻哈哈乐开了花。而那“犯傻”的病竟瞬间消失了。  后来,丁子拿出自己的钱,将哥姐们损失的100万元钱补偿给了他们。虽然哥姐们执意不要,说他办公司还需要资金,但丁子却执意要给,说自己欠了这份“亲情之债”已经欠得太久太久了。不得已,哥姐们只得收了。  更奇怪地是,自从丁子回家后,丁子爹不仅再没“犯傻”,就连那屡治屡犯、久治不愈的哮喘病也奇迹般地彻底好了,再没犯过。 共 281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的研究院
如何预防癫痫发作呢
标签

上一页:孝子

下一页:长龙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