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修仙奇路 第一章 噩运

2020/01/16 来源:乌海信息港

导读

修仙奇路 第一章 噩运在七月国的南方,在靠近群山的山脚下,坐落着一个不大的村庄,这就是王家村。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祥云县人民医院怎么样癫

修仙奇路 第一章 噩运

在七月国的南方,在靠近群山的山脚下,坐落着一个不大的村庄,这就是王家村。<-.居住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姓王,世代靠砍柴,种田生活。由于生活太过清贫,村里的男人找媳妇也是越来越难了。

可是这一天,王家村却突然热闹了起来,村民们都停止了劳作,来到了村民王林山家中。“林山啊,恭喜你,马上要当爹了。”老村长对着王林山説道。“谢谢村长啊…”王林山激动得都不知该説什么了,“林山,孩子起好名字没?”“起好了,起好了,我和孩他娘早就起好了,男孩就叫王言,希望他能好好读书。”“好啊,好啊!”老村长diǎn头称赞,“林山,一会孩子生出来后,可要陪我们好好喝酒,喝个痛快啊。”村民们围着王林山七嘴八舌地説着。

“哇~~~”一声清晰的婴儿的哭声传出,村民们一下都安静了,王林山更是激动啊,孩子生出来了,他当爹了。

“快来人啊”,屋里突然传出稳婆的急呼,“孩子他娘大出血啦,快来郎中救人啊!”犹如晴天霹雳的一句话传出,村民们都呆了,王林山急了一个箭步窜入屋中,“你不是稳婆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啊。”“我,我也不知道啊,我还从没遇到这样的事呢”,稳婆説道。“这样的大出血我是第一次见到,怕是等不到郎中来了,你们有什么话快説吧”。

“林山,你——你过来”,王林山听到自家媳妇説话,赶紧来到床前,握住媳妇的手,“翠莲啊,你坚持住,郎中马上就来,你一定没事的。”“我知道自己不行了,林山,你一定答应我,好好抚养孩子,别让他受苦”。“嗯嗯”,“你把孩子抱过来,让我看一眼”,王林山从稳婆手中接过孩子,抱到媳妇面前,”是个男孩,长得很像我们”,翠莲缓缓伸出手,想要摸摸孩子,可是伸出的手还未碰到婴儿,就无力的从空中垂下来了。

“翠莲,你醒醒,你醒来啊”。泪水从王林山的双眼喷涌而出,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苍天啊,你为什么对待我啊?”

王言出生了,可他一生下来,就成了没娘的孩子。

时间流逝,转眼五年就过去了。

王言五岁了,长得比同龄的孩子瘦小,虽然有村民看着他们父子俩可怜,有时会照顾一下,可是,王言依旧是吃不饱,穿不暖。五岁的王言已经很懂事了,他从偷听的村民的谈话中知道娘亲是因为生他而去世的,他在村民眼里是个不祥的孩子,没有哪家的孩子会同他玩耍。王言常常一个人偷偷地躲起来,看着别的孩子和他们的娘亲在一起玩耍,嬉戏,非常渴望自己也有娘亲的关心和疼爱,每当这时候,他就会跑到娘亲的坟前自言自语,用自己的方式来和已去世的娘亲説话,“娘亲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我,抱抱我啊,我很孤单,很想念娘亲,呜呜……”。每每説着就会泪流满面,”爹爹现在也很少跟我説话,头发全白了,听村长爷爷説是从娘亲走后第二天就变白的,面容苍老了许多,身体也不结实了,干活也干不动了,家里经常吃了这顿没下一顿的饭。娘亲你快回来吧,呜呜……“每一次王言都会説着同样令人听着心酸流泪的话,边哭边説,一直哭到累了,就在坟边睡着,等睡醒后在一个人回家。

一天晚上,当王林山和王言吃过野菜饭团和咸菜的晚饭,正在劈柴时,村长过来了:“林山啊,你看翠莲不在一晃已经五年过去了,你也该从当初的悲痛中做出来了,是不是该考虑给言儿再找个娘亲了?”“村长,我知道。可是我一想到翠莲就心痛,要不是这个小孽障,她就不会走了啊。“王林山低声説道。”哎,孩子是无辜的,别想那么多了。我这次来就是给你提亲的。听媒人説啊,在离咱们村五十里,红月城边有一个李庄。那里离城近,庄子也富裕,庄里有一个叫李梅的女人,人长得还不错,就是脾气有些大。媒人説了你家的情况,女方没反对,那就是同意了,你考虑一下?咱们王家村可是有几年没添人口了,照这样下去……“村长欲言又止“我听你的村长,什么都别説了。”王林山diǎn头同意了。

半个月后,王家村的王林山迎娶了李庄的李梅,给王言找了个后娘。可这对王言来説是好事么?答案当让是否定的。后娘李梅的到来让王言本就凄惨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而就在同一时间,李庄的所有人都在庆幸,终于把这只母老虎送走了,以后李庄终于天下太平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王家村里的村民就被一声巨吼惊醒了“懒鬼,还不快起床干活去,这家里都穷成这样了,难道让我嫁过来就跟你过喝西北风的日子?还有你这个小兔崽子,就会跟你这个没用的爹学偷懒,今天砍不回一千斤柴就别回来吃饭!!!”“砰”的一声关门声响后,村里又安静下来。

“这是林山家刚娶得婆娘?是听説脾气大些,可这也太可怕了吧,简直就是一母夜叉啊。”“太不讲理了,林山父子这下可掉到火坑里了。”王家村的村门民们慢慢议论开了。

借着微弱的星光,王林山和王言父子俩向着树林边缘走去。王言扛着与他身体严重不成比例的巨大的斧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王林山身后。四周黑幽幽的,静悄悄的。只有父子俩走路时发出的急促的急促的脚步声。王言越走越累,渐渐离王林山的距离越来越远。王言心中有些害怕,便叫道:“爹爹,等等我。”可惜,王言只得到不带丝毫感情,甚至在黑暗中尤显冰冷的两个字“快走”

王林山的身影终于消失在黑暗中。王言停下脚步坐在地上,稍微休息了一会,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咔,咔,咔”的砍柴声。知道爹爹已经开始干活了,王言便一咬牙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当看到爹爹举着斧头用力砍柴时,王言学着样子,也想挥动斧头。可那足有十几斤重的斧头,在五岁的王言手中却一diǎn也不听使唤,“叮当”一声,掉到了地上。连试了十几次,王言是出了浑身的力量,也没能拿起斧头看下哪怕只有手指粗细的树枝。王言没劲了自己砍不了柴。

“爹爹,我砍不动柴。我还是把你砍好的柴先送回去,这样你就能有更多的时间继续砍柴了。”五岁的王言动动脑筋,想到了可以帮助爹爹的方法。“好吧”王林山依旧是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用绳子将一大堆砍好的柴捆到一起,背到肩上,王言立即向家的方向走去。柴捆很大,也非常沉重。要是从后面看,就像是一个大柴捆自己在慢慢地,摇摇晃晃地朝前挪动着。本来身体还感觉非常累的王言,在想到自己能帮爹爹干活了,意志就坚强起来,全身也感觉有力气了。

当太阳升起,天亮以后。村民们看到王言一遍又一遍的往返于山林和家中,他们都惊讶极了,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持着年仅五岁的王言,让他能不知疲倦,不顾肩上和脚下磨出的水泡,血泡被磨破的疼痛,一直坚持不停歇。

而王言,当他面对村民们关心的询问时,只能回以一个笑容,就一言不发的匆匆离去。

赶在太阳落山的时候,王言和爹爹王林山终于砍完了一千斤柴,并且全部运回到家中。可是,在这样劳累的付出后,他们得到的仅仅是几个凉的野菜饭团和一罐凉水。后娘李梅看着王言和王林山艰难的吃着这些凉的食物,破口大骂道:“两个懒货,砍这么diǎn柴就用了一整天,你们简直连猪都不如。”

王言实在是累的坚持不住了,吃完野菜饭团,就上床倒头就睡着了。突然,耳朵上传来一阵剧痛,将王言惊醒。“还不快给老娘干活去,睡的跟个死猪死的。”后娘李梅的吼声紧跟着传入耳中。王言用手揉揉眼睛,扭头看看还没有一丝光亮的窗户,还没反应过来,后娘李梅一记响亮的耳光就抽到王言的脸上,“看什么看,你都睡了一晚上了,还没睡够?今天再砍一千斤柴回来,快diǎn,老娘的饭可不是用来养没用的东西的。”后娘李梅的火气越来越大。

看到爹爹已经准备好出门了,王言不敢耽搁,赶忙起来。跟着爹爹走出了家门。看到院里空荡荡的,昨天堆满院子的木柴已经全部不见了。“柴呢?”王言有些疑惑的问道,“已经卖给收柴的商人换钱了。你娘已经联系了收柴的商人,每天都会过来的。我们必须每天都砍好一千斤柴回来。”王林山毫无表情的説道。

砍柴的日子一直在继续着,每逢遇到下雨或下雪,一天之内砍不够一千斤柴回来时,王言都要遭到后娘李梅的臭骂和毒打。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时间飞快地流逝,转眼就是三年过去了。这样繁重的砍柴非但没有把王言压垮,反而使他的身体比起同龄的孩子来要显得更加强壮了。王言长大了,饭量也随之增大了,但后娘李梅却从来没有给他增加过一diǎn食物。每天依旧是只有两个野菜饭团,用李梅的话来説就是把饭给了王言吃,还不如喂猪好,因为猪长大了还能卖个不错的价钱呢。王言也没有指望后娘给他什么,平时饿了,就在树林中找些野果来充饥。

;

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
祥云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闲
酒泉妇科医院哪家好
无锡手术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