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刑法专家:根治酒驾与醉驾是否判死无关

2018-11-09 18:43:00
刑法专家:根治酒驾与醉驾是不是判死无关() 李永升教授 观点快递 成都孙伟铭醉驾案,初的一审判决为“死刑”,媒体称其有可能成为“国内醉驾判死案”。

而昨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对被告人孙伟铭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

而孙案终审判决1出,舆论争议四起,对此逐日新说版专访了西南政法大学刑法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李永升教授。

判决为何转变 每日新说:孙伟铭案由一审时的“死刑”判决,改成四川高院终究的“无期”判决,对于这样的转变,您有何看法? 李永升:我觉得孙案引发的争议,既正常也不正常。

说其正常,是因孙案可能成为“国内醉驾判死案”,对于这种标志性案件,舆论的关注是必然的。

说其不正常,是因为这一案件本身虽然存在着某些疑点,若从法律的角度来考察却其实不奇怪,对其量刑是适当的,符合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因此,对其改判不值得大惊小怪。

每日新说:那么,您觉得故意犯罪的“间接”与“直接”到底如何界定? 李永升:它们之间关键的区别在于行为人的主观意志因素不同。

间接故意犯罪是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而“放任”这1结果的发生;而直接故意犯罪是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而“希望”这1结果发生。

在这里,“放任”是行为人对危害社会的结果持有一种“有意放纵、无意制止”的态度;而“希望”则是行为人对危害结果持有一种“刻意追求,积极争取”的态度。

因此,无论从主观恶性还是人身危险性来考察,前者比后者都要轻。

媒体与司法只是监督与被监督 每日新说:在孙案案发后,媒体由初认为将是“国内醉驾判死案”,但随后又转向报导孙家的种种“刀下留人”的努力,在孙案终的判决中,媒体是否有干涉司法之嫌? 李永升:在孙案案发后,媒体由“置之死地”转为“刀下留人”,反映的只是媒体对于这1案件的关注与自身看法的转变,它对于司法机关终究定案只有“舆论参与”而无“干涉司法”之嫌。

每日新说:您觉得,应当如何处理媒体与司法之间的关系? 李永升:媒体与司法之间只能是一种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

但至于具体案件的处理,不能由于媒体的介入而影响到司法的公正。

从这类意义上来讲,媒体毕竟只能是媒体,它可以对司法机关的办案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但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司法机关公正的形象。

同样地,司法机关可以接受媒体的舆论监督,但在具体办案的过程中,又不能完全为媒体所左右,从而丧失自己的原则立场。

即便存在媒体监督与司法定案一致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