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月盾 第一章 桀骜不驯 上

2020/01/16 来源:乌海信息港

导读

月盾 第一章 桀骜不驯 上“马上就要到圣光城了,赶紧走起来!”独眼马库斯大声地对落在后面其他人大喊到。他和他弟弟马修斯两个人走在最前,

月盾 第一章 桀骜不驯 上

“马上就要到圣光城了,赶紧走起来!”独眼马库斯大声地对落在后面其他人大喊到。他和他弟弟马修斯两个人走在最前,但是身上的兵器却是最重的。

菲德diǎn了一下人数,五个原来的佣兵加上大鼻子范,总共是六个部下。除了他们外,其他都是有职位的人,骑兵中队长阿维更是被派去先骑马到教皇国,打diǎn一切。

其实菲德对于阿维还是有一diǎn保留的,毕竟对方年龄不过十八,又是刚成为佣兵没多久,实在有一diǎn太稚嫩了。只是他觉得阿维是一个相当有潜力的佣兵——不但大难不死,而且马术精湛,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让菲德与罗素都信任他。

他们经过了数天的行程,穿过了一大片森林、草原和沼泽,终于看到了开辟出来的大路,这一路上有不少商队和佣兵经过,他们主要是三个公国的商队。

虽然三个公国互相敌视,但是他们之间还是保持了某些商贸协议,特别是保护领地内的其他国家商队的安全做得很好,所以他们三个公国作为大陆的中心,连接着四方的枢纽,一直深得商人们的信赖。

菲德他们遇到的佣兵团有不少都向菲德和他的部下发出邀请——看到菲德和帕特里克身上的装备,有diǎn见识的人都知道这一行十多人不简单。佣兵团的实力有时候就是个人的实力,假如一个佣兵团有很强大的队长,那么能够号召到的部下就会越多。那些商队或者贵族想找佣兵团时,也会第一时间考虑对方的团长,名声好、信誉高并且很有个人魅力的队长、团长则是最受欢迎的人。

其中有两个剩下的佣兵想加入一个路过的佣兵团,但还是被马库斯兄弟给留下了。菲德知道,如果一个佣兵要离开自己的团队,那肯定是自己团队有不足的地方,所以他已经开始考虑接任务的事情。马铃薯佣兵团的第一次任务一定要圆满完成。菲德在心里面想着。

“喂!马铃薯!”珂丝已经习惯把菲德叫做马铃薯,其实她是希望自己能够和对方的距离拉近一diǎn,才会私下用昵称称呼他,“你觉得我们真的就叫马铃薯佣兵团吗?听起来感觉很奇怪”

站在一旁的大鼻子范插嘴説道:“不如就改名叫黑木头佣兵团吧,我们团长一身黑,长得又像是一块没有表情的木头。”

菲德在内心苦笑,其实什么马铃薯佣兵团的,确实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是他自己又没有想到很好的名字,只好从其他人给出的提议中选择一个。

“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要考虑的,等去到圣光城再説吧。”

这时从远处的大路方向有两个人正往菲德的团队这边狂奔,而他们身后不远处则有五个骑兵拿着兵器追赶他们。

“闲事不要多管了。”大鼻子范反应最快,但是他的态度却最冷漠。

珂丝连忙拿出了背着的短弩,搭上了一根弩箭,她已经知道在佣兵世界里,随时都有可能会遇到危险,所以她已经把这个动作练习了很多遍。

“xiǎo姐珂丝妹妹,你先站到我身后,那些骑兵看上去不是普通的家伙。”

格瑞夫看的很清楚,那五个骑兵全部穿着特别的服装,就像是把一大条黄色布裹在了他们身上,连他们的战马也是一样,至于那些骑兵的头盔则是圆筒形,有一条直直的尖端插在了头盔的dǐng部,还有蓝色的流苏。骑兵手上各持着一支木制骑兵长枪,这种长枪一般用来冲刺使用,对于撞击中的人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至于那两个被追赶的人则发力狂奔,他们的跑步速度也非常快,可能是受过跑步训练的人。两人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普通平民的款式,不过他们手无寸铁,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被追杀。

菲德让所有部下都往大道的边沿靠过去,他并不打算让自己的人掺和在这种事情上,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谁知道追逐的双方是什么人呢?

但就在那两个人接近了菲德他们后,就立即大喊道:“快救救我们啊!他们是强盗!”

嘶声力竭的二人马上就要被后面的骑兵追上,不过菲德并不为对方所动,他不相信那些骑着如此好马的人是强盗,如果説是佣兵或许还能説服他。

不过阿娅娜却已经从身后拿出了木弓,搭上了三支箭,瞄准着那些骑兵。

“注意!”为首骑兵的声音艰难地透过了头盔,传到了身旁同伴的耳朵里,但他的话音未落,阿娅娜那三支无箭头的箭就已经飞过了那两个逃跑的人,射中了其中三个骑兵的头部。没有铁箭头的箭支并没有射中头盔保护的地方,反而精准地射在了三个骑兵的眼睛里,插在了骑兵的脑子里,瞬间击杀了他们。

菲德和努尔还来不及阻止阿娅娜,那个xiǎo女孩就又已经搭上了两支箭,这一次她并没有犹豫,直接把箭支射向了那剩余的两个骑兵脸上。

为首的那个骑兵反应十分迅速,他马上用骑枪挡开了飞矢,不过他身旁的同伴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立马被射倒下马。

“停手,别再射箭了!”菲德连忙用自己的手按住箭袋,不让还想拿出箭支的阿娅娜继续杀人。

努尔也跑了过来説:“我们还没搞清楚情况呢?怎么就不分青红皂白杀人了?”

那个骑兵也让战马减缓了速度,他看到这一群人有不少好手,他也只好用一只手举起骑枪,而用另一只手抽出腰间的骑士剑,站在远处与阿娅娜对峙。

“可是那两个人説他们是强盗”珂丝站在一旁,她听得很清楚那两个人所説的话。

那个骑兵把骑枪丢在了地上,然后用那只空出来的手脱下了头盔説:“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阻碍我们执法?!”骑兵的长相带有一diǎn刚毅之气,把胡子剃得很干净的脸颊上有十字图案的刺青,头发则剪剩很少一些,显得相当有精神。

“我们是佣兵。”菲德开始怀疑那两个人在説谎,因为他发现那二人跑过了自己的团队,继续往后方狂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哼,佣兵?佣兵也胆敢妨碍我们执法,你们的胆子也很大,那两个被你们救下的人是帝国的间谍!”骑兵刚把话説完,他就把头盔重新戴上,策马往那两个人的方向追去。但是那两个间谍早就发现了追兵只剩下一个人,他们随即分头跑去,这样怎么都可以保存一个人。

谁想到阿娅娜一把推开了菲德的手,从箭袋里又拿出了两根箭。她把木弓横向拉平,然后搭上两根朝向不一的箭支。

“啊!”两声惨叫从远处传来,而阿娅娜手里的箭已经同时射中了两人。这神乎其技的箭术让菲德和他的部下都诧异不已,虽然菲德听阿维提起过阿娅娜的箭术,但他没想到这个xiǎo女孩真的如此犀利,竟然一连射倒了六人,箭无虚发。

那个骑兵拉停了战马,他回头看向了阿娅娜,没有人能够透过头盔看到他的表情,但是他肯定也和其他在场的人一样,万分惊讶。

“这次麻烦了,无论是谁在説真话,我们都已经把两边的人得罪咯。”大鼻子范找了一块路边的石头坐了下来,他闭着眼睛享受凉风,反正他不是负责人,才懒得管呢。

帕特里克则在搜寻那四个骑兵的物品,确实发现了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这些骑兵是教皇国教会骑士团的骑士。其他人面面相觑,他们知道阿娅娜杀错了四个好人了。

那个骑兵纵马接近,而马库斯则在菲德的耳边説道:“不如把他也杀了,到时候死无对证,不然恐怕会有麻烦。”

格瑞夫则在一旁説道:“又不是我和我妹妹杀的,应该不会追责到我们头上吧?”

菲德也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脸上有刺青的人也杀掉,毕竟阿娅娜是自己的伙伴,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把她推出去,况且那个教会骑士团的骑士肯定会把他们看成一个是一个团伙。

这时阿娅娜看向了菲德,她的眼神里显然露出了想要继续杀掉那个骑士的意思,只不过菲德还在犹豫不决。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那个骑士在接近菲德时,双眼一直盯着阿娅娜手中的短弓,他刚才已经见识过了这个貌不惊人的xiǎo女孩的神奇箭术。

“刚才不是説了吗?我们是佣兵!马铃薯佣兵团!”马修斯大声喊道,他背上的黄金斧头已经提在了手上。

“哼,我不管你们是佣兵团还是帝国的间谍,虽然你们帮我杀掉了那两个人,但也杀了我的手下,”他把战马驱到那支骑枪旁边,然后用手里的骑士剑把骑枪挑起再用手接住,“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跟我回去接受教会的审判;要么离开这里,不要让我在教皇国的领地里再看见你们!”

果然还是要把他杀了吗?菲德可不想眼看就要来到圣光城就掉头折返,而看上去唯一的办法只有这一条。。

菲德在下定决心前,阿娅娜就已经搭上的箭支,瞄准了那个骑士。他想阻止对方已经来不及了,那支飞矢从短弓中射出,竟然没有射中骑士的双眼,而是射中了战马的喉咙。

那匹战马一声哀鸣后便倒在了地上,而骑士也随之摔落在地。努尔、帕特里克和马库斯兄弟四人同时冲了过去,把对方制服。

安丘市中医院怎么样
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医院怎么样
甘肃哪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莱芜治疗妇科方法
邢台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