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伪装想你“毕业”

2020/03/27 来源:乌海信息港

导读

一名成功的女性永久不会将她的能力和她的性别置于对立面。永远不要抢男人的风头。不要显得比男人更加风趣幽默,即使你有很好的笑话,也要咬住舌尖不要

一名成功的女性永久不会将她的能力和她的性别置于对立面。永远不要抢男人的风头。不要显得比男人更加风趣幽默,即使你有很好的笑话,也要咬住舌尖不要开口。

“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人从来没有伪装过到达性高潮?”


问题的提出产生在1970年夏日的某一天,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伯克利,大约20个女性坐成一圈,尝试建立一个以增强意识为目标的小组。


只有几位女性举起了手。


《她/HER》 剧照


《海蒂性学报告》曾这样描写女性性高潮“感觉很美满安乐,全身容光焕发,好像刚从睡眠中苏醒过来。”


事实上,可能很多女性从未体验过这类感觉。


女性时尚杂志(Cosmopplitan)前几年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参与调查的女性中,67%曾在 中伪装高潮。《逐日邮报》在今年夏天指出,一次针对新婚夫妇性生活的调查显示,几近有一半的老公不知道老婆在 中达到高潮的比率。可见,对女性而言,无论是面对伴侣还是闺蜜,这仍是一个异常艰难的话题




在如今社会大谈女性权益和性别问题的舆论盛宴中,为何女性在 中的欢愉未被谈起?女性为何伪装?又为何隐藏?


表面上看,答案似乎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两个方面:出于好意的逢迎,或是为了保证自己始终处于被爱的角色。其实,进而言之,所有的这些为了保护和确认亲密关系的做法都可视为一种“欺骗”。但这类“欺骗”指向的是对“真实状态”的隐瞒,而非一种价值批评。因为它是我们从社会经验中习得的“有效”方法,伪装性高潮在这个意义上只是伴侣间的又一种情趣。


但事情远没那末简单。当女性伪装性高潮成为一种潜伏的性别规则,而女性开始质疑自己否是“正常”(由于没有性高潮觉得不正常)的时候。它成为一条存在于两性之间、社会与个人中不可忽视的裂缝。


那末,为何我们没法认真对待伪装高潮,以及夸张或否定 的行动?美国著名女性心理学家哈丽特·勒纳(Harriet Lerner)通过三十余年心理治疗经验和大量真实案例说明,性高潮包括了愿望、社会建构、自由与开放等一系列话语,在不敢表达的女性身上,更需要一番认真的审视。



《革命之路》 剧照


伪装,和呼吸一样自然


当时,假装性高潮让我觉得只是一个女性常识。我们的文化传统教导女性这样做,来吸引并留住男人,保护男人的尊严,夸大男人的尺寸,不管他说的话多么无聊都要无辜地睁大眼睛去凝听。


我从小就学会了如何在男人面前伪装。这类假装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像礼仪礼节一样普通。在布鲁克林读六年级的时候,老师建议我们给男生写信的时候要故意拼错几个词,这些会显得比较可爱,我认真地记住了这个建议,乃至在写信之前会查字典以确保我拼错了单词。


我的老师当年的建议现在看来也许很蠢,但它却直观地反应了当时盛行的前女性主义教学思潮,它要求女性要耍点小聪明来捉住男人的心,同时还要小心不要表现得比男人更聪明。女性需要装得弱不禁风、脆弱无助而又小鸟依人,固然如果这些是与生俱来的气质,那她就非常荣幸了。


有这样一位研究受欢迎的女性的专家阿莲妮·达尔,她的书《永远征询男性的意见》(Always Ask a Man)中这样写道:


一位成功的女性永久不会将她的能力和她的性别置于对立面。永久不要抢男人的风头。不要显得比男人更加风趣幽默,即使你有很好的笑话,也要咬住舌尖不要开口。


不要就某一个话题大声说出你的观点……而要引出男人的观点,然后偶尔给他们的想法优雅地加上注解。如果你吸烟,不要随身带火柴。


在餐厅里要让你的同伴或约会对象来点餐。你可能比餐厅的服务生更懂葡萄酒,但如果你够聪明,你就要让男人来选酒,就算他最后选的葡萄酒喝起来像肥皂水,你也要装出被折服的模样。


《她/ELLE》 剧照


在20世纪70年代,女性伪装获得性高潮这件事,在我看来和以上这些做法没什么本质区分,也并不比咬自己的舌头或者喝肥皂水一样的葡萄酒更可怕(可见女性的“消极”对她们无疑是一种虐待)。我觉得这些行动只是中产阶级白人女性的标签,我也是她们中的一员,只是一旦恋爱关系结束,我们就会像蜕去蛇皮一样甩开这些假装。


对这类教育背后自相矛盾的种种规则及其强大的潜意识气力,我实在没法表现出欣赏的态度。这些规则教我们削弱自己的气力,来增强男人的气力和我们与男人之间的关系,否则我们对男人来讲,就是不守女人的本分、不可爱、具有毁灭性,甚至是一种生命威逼。


而我们常常对这些规则太过烂熟于心,以至于除面对那些需要被证明自己的男子气势或经济实力的男人(比如丈夫或老板)以外的时候,我们还会不由自主地将它适用于我们其他重要的人际关系中,比如和我们的姐妹、我们的母亲、我们最好的朋友、我们的伴侣……


我从没想过,当我们不展现出真实的自我的时候,对自己和男人们的生活会造成可怕的影响,用卡罗琳·海莉布朗的话来讲,我们都在扮演“摹拟女性”。


女孩,连“阴蒂”这个词都说不出


作为她新的心理咨询师,22岁的大学毕业生克里斯塔,说自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告诉我,并且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件事。她说自己已隐瞒这个秘密多年,而它带来的深深羞耻感只是有增无减:


除非她持续刺激自己的阴蒂,否则她没法在 时候达到高潮。


让我更感疑惑的是,她对简单需求的羞耻感。为何无论是对她身旁的人、她的男性伴侣甚至是她的好闺蜜们,她都从来没有说过这件事?


最简单的缘由,她觉得自己是全加利福尼亚、全美国乃至全球唯一一个不刺激阴蒂就没法在 中取得高潮的女人。她就是这样的人,她在和自己深爱的伴侣做爱时会伪装高潮,由于不这样做就会让这个美好的进程大打折扣。克丽丝塔解释道:“如果我告知他我没有高潮,那会毁掉那种气氛。”她还畏惧会失去他,他会转而选择一个“真正的女人”,一个可以直接取得高潮的女人。


其次,克丽丝塔羞于说出“阴蒂”这个词,好在她终究在我眼前说出来了,而在此之前,这个单词从未在她的口中出现过。她乃至都不知道这个词应当如何发音,也没有人告诉过她她有一个部位叫作“阴蒂”。大家对这个部位的闭口不谈给了她一种错觉:这个能够集中代表她的性别的身体部位,是被制止谈论的,乃至是奇怪的、可笑的。



《她/ELLE》 剧照


在20世纪70年代,心理分析学家普遍认为,这类感觉反映出的是女人的“ 妒忌”,但在我其实不同意我同事说的克丽丝塔潜意识里是在渴望具有 的时候,我没有说出来。我认为克丽丝塔渴望的,是自己的女性身份的认同。她最想要的是做自己。


那时,我开始明白那么多女性在 中伪装高潮(或者伪装对 有极高的热忱)的深层缘由:我们的传统观念,这类观念让女性更在乎自己让别人取得的快感,而不是自己的体验。伪装性高潮是女性的自我欺骗的重要例子之一,她们这样做是为了让自己的性伴侣得到鼓舞,也保护他们的尊严。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女性已将男人需要从女人那里获得的东西深深烙印在了心里,并且深信他们有权利得到这些东西。


《女性瘾者》 剧照


克丽丝塔“伪装高潮”的案例和她自己的态度也有关系,她没有将阴蒂看做自己性器官的一部分。她的沉默和欺骗行动,不单单反映出她对此神经敏感,也反映出当时人们对女性生殖器官普遍的毛病认识,遗憾的是这类认识还盛行一时。比如在心理治疗师业内,我的很多同事依然将阴蒂看做成年人性征中发育不全的一个器官,偏好阴蒂高潮而非 高潮的女性会被贴上“男性化”或“ 崇拜”(就好像我们中有人想要成为数学家或工程师一样)的标签,并且被认为她们从中表达的是“对 的妒忌”或“性不成熟”。虽然马斯特和约翰森在20世纪60年代的调查对这些观点提出了挑战(他们为何不直接问问我们女性呢?),弗洛伊德的传统观念依然占据了上风。专家们认为阴蒂不是性征的重点,甚至不属于性征的一部分,因而克丽丝塔也这样认为。


后来心理分析师们的观点发生了改变,但改变并不大。我们两腿之间的这个器官,依然没有被主流文化给予一个恰当的名字,乃至依然没有名字,而女性对此也很有默契地不发一言。或许这就是我们伪装的开始。


是谁,决定了什么是正常的?


和克丽丝塔一起工作了那末久,我好像一直没有给她提供什么绝妙的见解,但我的确鼓励她要将这个秘密公然出来,她也的确这么做了。在她第一次公然说起这件事之后的第一次医治,她告诉我她和自己的女性朋友们开诚布公地谈起了这个话题,然后发现几近一半的女性都需要在 中被刺激阴蒂从而取得高潮。我以为这意味着这里面的每一名女性都这么做了,或者通过甚么别的方式到达了高潮,但是我错了。克丽丝塔告诉我,这些女性和她一样,都伪装取得了高潮。“我松了一口气,”克丽丝塔告诉我,“原来这么多人都和我有一样的问题。”


“你说的问题是什么?”我问道。


“固然是我们不能正常地取得高潮。”克丽丝塔回答道,仿佛这是一个不言而喻的答案。


“是谁决定了甚么才是正常呢?”我追问道。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我们那次谈话,因为就是那时我发现,在女性心理眼前,“科学的沟通”都不过是在和她们的心理“兜圈子”。一旦某样东西被定义为“非女性化的”或“不适合这个性别的”,我们就很难去改变这个规则了。一旦哪一个女性的举止和规定的不太一样,那末这个例外只会证明规定,而不会令大家质疑规定,而这个女性自然会被另眼看待。女性们依然在调剂自己,让自己靠近规定里女性的模样,而不是成为自己本来的模样。



《她/ELLE》 剧照


也许是因为我当时才刚刚进入心理治疗行业,我感觉自己没有给克丽丝塔多大帮助。无疑更多的是她激起了我的思考,而不是我激起她。但她的女性朋友们却在性高潮的问题上迈出了1大步,她们开始问:“是谁说的?”


是克丽丝塔的女性朋友们帮她重命名了她的问题—它并不是起源于个人的异常,而是源于克丽丝塔所无条件接受的错误性观念。很快,克丽丝塔不再担心自己有什么病,但她说出了新的困境:她是不是应当诚实面对自己的男朋友,告诉他自己的性需求,即便冒着他会因此冷淡自己的危险?又或她是不是应当继续伪装高潮,保持现状?克丽丝塔选择了后者。


那是1970年,对我和克丽丝塔来说,女性运动才刚刚开始。


无辜的伪装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伪装性高潮并不是不道德的事情(相对于否认婚外情来讲),而这种伪装也没有被看轻。像“伪装”“捏造”和“捏造”这些词,总是难免显得轻飘飘的,它们会让人想到谨慎的、女性化的举止,乃至是礼貌的举止。女性们仍然告诉我,在她们看来伪装高潮是一件没有恶果的事情,而只是一件女人们都会做的事情,她们这么做的时候也没有恶意。我母亲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有些妇产类的文章还会建议医生指导他们的病人去假装性高潮,由于为了满足女性取悦丈夫的欲望,没有其他比这些“善意的欺骗”或“善意的鼓励”更适合的了。很多女性根本没有意想到,她们的身体和性器官是为了她们自己而存在的,她们应该是为自己而活的。


为什么“撒谎”和“伪装”这两个词给我们的感觉这么不一样?在我们眼里,撒谎是一种自私自利、自我保护的行为,而伪装则相反可能是在损己利人。举个例子, 进程中不同的伪装,它们甚至影响着社会文化规则,以至于我们的文化开始要求女性在床上顺从男性,他们想听到甚么,就能听到甚么。


因此,“现代女性”会伪装高潮,而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则会否认性快感的存在,强大的文化压力使得她们不得不在 进程中抑制自己的本能,扮演一个沉睡的白雪公主。类似的还有从古至今的女性都一致否认她们对其他女性的 和感觉,她们的性自由(和异性的)也是有限的,由于她们被告知不要行使这种自由。在高中和大学时期,我遭到的教育就是:有愿望是正常的,但我不应当主动去满足自己的愿望,由于那是在婚前对自己的“滥用”,婚前性行为会下降我的价值,在那些吹捧纯洁的男人中失去市场。固然了,还是一直有大胆的女性反抗着这些社会的非难,她们谢绝和这个社会的文化同流合污,她们不相信男人对她们说的有关她们的话,她们坚持真实地活着,无论是性方面还是其他甚么方面,都活得真实。



《年轻女子》 剧照


为何我们会最小化自我背叛行动的负面影响,乃至把它归于女性的美德?为何我们没法认真对待伪装高潮、夸大或否定 的行动?为何我们会怅然接受自己最私密的部位连一个名分都没有这种事情?纵观世界史,女性并不是简单地出于好意而“伪装”,而是被迫在床上向男人撒谎,以保证自己被爱。“ 强烈”的修女和“难以取悦”的妻子可能曾接受过阴蒂切除术,不忠的、选择脱离男性控制的妻子(尤其是那些后来变成同性恋的女性)可能曾是笑柄、曾是家庭暴力的对象。有很多已婚的女人宁愿一个人睡,但她们在床上的谎言是一种经济和感情上的需要,因为性生活依然被看做是丈夫的权利、妻子的义务。而对很多人来说,即便眼下没什么需要保护的东西,但假装已成了他们生活的一种方式。


我们有时候意识不到我们在由于恐惧而在演戏,乃至有时都意识不到自己在演戏。从我们发现我们的身体并不是为了自己的愉悦时,我们就接收不到身体的任何信号了,无论是 高涨的信号,还是冷漠的信号。取而代之的是疲惫感和扪心自问“为何我不想要”。我们或许还是会尝试去“寻觅状态”,但“做爱”的时候却在想着些别的人和事。我们习惯性地还在演戏,这类行动已是条件反射、无须大脑思考的了。


固然,将所有的撒谎都定义为“为自己”,而将演戏都定义为“为了他人”,有点过于简单粗鲁了。除非我们不再撒谎,也不再演戏,否则要对这二者进行区分,是很困难的。由于只有那时我们才能看出我们的谎言保护了谁,保护了甚么。撒谎和假装的开始,常常是因为我们处于一种焦急或受威逼的地步中,我们急切地想要改善这类状态。


所以克丽丝塔的伪装高潮不只是“为了他”,更是一种“留住他”的策略。她想要保护他的感情不受伤害,也想避免面对他受伤的感情。另外,克丽丝塔也可能遭到对性和亲密关系的忧虑的阻碍,因此她没法在床上安然面对男友。但她演的戏不一定真的“对他好”,由于一旦她的男朋友发现自己被骗了,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其实不那末真实,他可能会震惊不已,甚至怒火中烧。


长久以来,无论是在卧室还是在会议室里,女性的工作都是夸赞男人,让他们的形象比实际上更伟大。早在1929年,弗吉尼亚·沃尔夫就在她的《一个自己的房间》(A Room of One‘s Own)中提到过,女性之所以显得地位较低,和她们始终扮演的放大男人形象的角色是有关系的。



《女性瘾者》 剧照


因为如果她开始实话实说,镜子里的影象就会缩小,他的生命活力就被削弱了。如果不能在早晚餐的时候看到自己伟大的形象(是他实际的两倍大),他还怎么继续评判事物、教化当地人、制定法律、写书、穿衣,和在宴会上发表演讲?


克丽丝塔有一次提到说,她在扮演一个完善的情人,这样来让她的男朋友感觉到他也是一个完美的情人。克丽丝塔的伪装明显是有所企图的,虽然她的方向有所偏差,但她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她的尊严,也保护他的尊严。在这样一个没有给真正的、多样的女性感受正名的文化背景下,克丽丝塔是在屈从于主流文化关于“一个真正的女人”应当感觉到甚么、应当怎样做的规定。她在尝试做一个“真正的女人”和“别的女人”一样的女人,因为就她所知她的感受是不对的、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不够好的—又或她连自己真实的感觉是什么都不知道。


内容来自



[美]哈丽特·勒纳
《真相之舞》


副标题:如何在亲密关系中做真实的自己


(编辑:王怡婷)

盐酸氮卓斯汀鼻喷雾剂效果咋样
治腰酸背痛的药有哪些
血栓通输几天
丁桂牌薏芽健脾凝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