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舟游诸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训练

2020/01/17 来源:乌海信息港

导读

舟游诸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训练痛,实在是太痛了。这份疼痛让他们迅速的失去了意识。等他们再次对自己有了知觉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正

舟游诸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训练

痛,实在是太痛了。

这份疼痛让他们迅速的失去了意识。

等他们再次对自己有了知觉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白色的空间之中。无天,无地,不辨东南西北,也完全看不到边际。

“这是哪里?”左格尔不解的询问。

他低了低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全换了一个样子。花格子的衬衫,银灰色的西裤,棕褐色的宽皮带……

这分明就是他平时最喜欢的一套衣服嘛。

而且……

他看了看他的左右:黄芸小姑娘穿了一身鹅黄色的水花连衣裙,看起啦水嫩水嫩的充满了青春的味道;而那个胖胖的印州人巴利克则是一声深灰色的笔挺西服配上墨镜和暗金色的衬衫,于沉稳之余多少有些暴发户的土豪感。

当然,这都不是关键。

关键的是他们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轻松了许多,消失了一些令人感到累赘的古怪。左格尔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后。那里平平的什么也没有。

“这是……是梦?还是真实?”左格尔问了这么一句。

“你认为呢?”他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反而被另一个他非常讨厌的声音给反问了:“你认为什么是真实?你是用什么对真实做定义的呢?”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豁然转身,他们看到同样变了一番模样的元皓很是轻松的站在自己的身后。他身上穿了一件藏青色的夹克,内里撑着白色的T恤,下身则是一件米色的休闲裤——和左格尔、巴利克他们相比,他倒是显得休闲许多。

“这……”左格尔有些懵了。

什么是真实,这似乎是浅显易懂的事情,但左格尔保证自己若是那样浅显的回答,怕是会被对方所嗤笑。于是,他沉默起来,并不回答元皓的问话。不但他如此,就连巴利克和黄芸而都沉默了。

“什么是真实?如果你所说的真实是指你自身所能感知的东西……比如你的看到的世界,听到的声音,闻到的气味,尝到的味道……那这样的真实不过是你的感觉器官给你的大脑带去的生物电信号罢了。”元皓平静的说道,他一边说一边走,最后走到了一张沙发边上。

沙发是突然出现的,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某种感觉告诉自己它原来就在那儿。但左格尔确信自己上一霎那并没有看到这玩意。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左格尔迟疑了,他自己也无法确定这一点。

“如果一切都是电讯号的话,那么这个讯号在某种环境下就有可能被截断,被篡改,被迷惑……就像你们现在所在的这里一般。”元皓说着,指点他们的身体:“你们的样子完全变了,身上插孔没了,衣服也变成你们最喜欢的样子,就连发型也变成了你们的平素的模样——想想你们进来之前的遭遇,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这是在电脑中么?”想起自己刚刚还躺在冰冷的床架之上,脑后被某件东西给插入,左格尔心中便有了些许猜测。

他试探的问,很快便得到了元皓肯定的回应:“这是宏控架构……他看来什么都没有,却能够承载我们所需要的一切,武器,服装,人物,世界,模拟训练……只要是我们所拥有的程序,我们所能想到的,都能被它所加载。”

“这么说这里的一切都是虚拟的了?就像是我们游戏里控制的角色一般?连我们自己都是……”小姑娘黄芸开口问道。

别看她年纪小小,一开口就直指问题的核心。

“一半真,一半假!”元皓摊开手来,淡淡的笑着:“我们用特殊的技术将你们意识从身体中剥离,加载于这个空间之中。

意识中自我残留影像构建了你们现在的身体。你们可以将这一切都看成是假的,事实上他也确实可以被成为假的。

但是,如果你们真的将他看着是虚幻的,做了一些乱来的东西。那么在你们的心灵没有真正解放的情况下,你们身体会呈现出相同的伤害。”

“什么意思?”元皓这样的说法让众人都有些吃惊。

“还记得你们曾经听说过的一个实验么?”元皓微笑着提示他们。

“什么实验?”左格尔不解,巴利克若有所失,黄芸则一脸有趣的作倾听状。

“那是一个以死囚为小白鼠的实验。将犯人关在一个寂静的小屋中,周围没有一点声音。犯人的四肢被束缚住了,无法动弹。

然后实验者在犯人的耳边说:‘我们执行死刑的方式是使你被放血而死,这是你死前对人内做的一点有益的事情。’犯人同意了。

于是,实验者在他的手腕上划刀,并告诉他血已经开始流了,有滴水的声音响起。犯人确信这一点。

他只觉得自己的血在一滴一滴地流出。滴了三瓶,他已经休克,滴了五瓶他就已经死亡,死亡的症状与因放血而死一样。但实际上他一滴血也没有流。”元皓从容的诉说着这个故事。

“这是说……如果我在这个世界上的认知,认为自己受伤了,那我的身体便会做出相应的反应。如果我认为自己死了,那我的身体也就会断绝生机?”

巴利克皱起了眉头:

“相由心生。命由心生。心死如亡……何处有诸佛,法僧亦复然;父母本自无,阿罗汉空寂;是处无有杀,云何有业果?如幻无所生,诸法性如是。”

他喃喃自语起来,似乎有所触动。

印州人,因为他们的文化氛围,对所谓佛家说法还是有些了解的。云里雾里的,他们总会想到一些禅机。

“当你的心灵不够解放的时候,当你没有看清世界本质,为你日常的感官认知束缚的时候,你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你的大脑认为你死了,你的身体自然会做出相应的反应。”元皓不曾回应巴利克的话,只是平静的说了这么一通话。

“如何解放心灵?”左格尔和黄芸对此都十分关注。

他们觉得这或许就是某个破局的关键。

“这无法用言语来教会,只看你个人的认知。你看明白了,就是明白了……但也只是自己的明白,却是无法对别人说的。”元皓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不再同众人说话,而是抬起头来,冲着天空喊道:“把训练程式调出来吧。”

“训练程序?这又是什么东西?”众人正错愕着,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一阵下沉,似乎是从高空急促的往下降落。

降落的速度很快,眼中的残影还未消逝,众人的脚便已经踏上了坚实大地。

地板是木质的,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给人以一种沉稳的安宁感。这是一间古香古色的屋子,屋子很大,大约有几百平方米,完全称得上是殿了。

几根竖起的粗大柱子撑着更为坚固的横向栋梁,将三角形的屋顶如雨伞一般支了起来。

屋里没什么摆设,只在屋子的两旁安置了两排兵器架,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有些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有些则是他们闻所未闻的,但无论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它们的身上都反射着淡淡的金属光泽给人以一种坚固、锋利、沉重的感觉。

“这是……极东的道场么?”左格尔试探着猜测道。

“嗯!没错!”元皓重重的点了点头,旋即又对这里的情况进行了一下解释:“这是搏斗训练程序。我们定义了这件屋子,将他在你们的神经里呈现出来,并赋予它相应的规则。

这些规则都是对现实的模拟和数据化……重力,物体的坚固程度,这些都是被设定好的已知。在这里你可以利用他们,也可以改写他们,只要你拥有强大的心灵。

一切都是虚妄的,只有心灵才是把握自我的关键。这说到底还是你们对自己的认可。”

元皓说到这里,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

“这好像挺有趣的!”听元皓如此说,有看了看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众人脸上堆着好奇和跃跃欲试。看他们如此,元皓淡淡的一笑,随即又轻轻的拍了拍手,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诸位,既然你们都想试试!那我们就准备开始吧!”说着元皓走到了屋子的另一端站稳,然后拉开了架势。

“谁先来?”元皓问道。

“这……”众人互相看了看。左格尔倒有心先上去试试,可就在他将要迈步的时候,小姑娘黄芸却抢先开了口:“等等……你怎么能就这样让我们去试呢?就算要给我们训练,也得先教我们一些套路吧。

我们完全不知道怎么搏斗。现在来,你只是单方面的虐待我们。这样做很有意思么?”

黄芸如此说,胖胖的印度人巴利克也赶忙不禁的点头,只有左格尔在一边无所谓的站着,没有一点反应。

“哈……是我疏忽了。”元皓很认真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误:“既然这样,那我就将如何打教给你们吧。”他说着再次抬起了头:“平远,为他们载入格斗资料。”

“明白!”平远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直接响起,空荡荡的泛起了回声。三人有些好奇是从何而来,但还不等他们做什么探寻的动作,他们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知识,数量众多的格斗知识一股脑儿的塞入他们的脑中,让他们难过的两眼发白。那是一种脑袋肿胀,被人狠狠劈开的痛感。虽然这样的感觉被红后和平远削弱了很多,已到了元皓认为可以承受的地步。

但元皓是元皓,别人是别人。元皓是练过的,其承受疼痛的能力本来就比别人好上许多,而别人……这里的三个普通人却都是没有练过的。

他们柔弱的身体,无法忍受这样的疼痛,这让他们在第一次接受这等灌输知识的时候吃尽了苦头。

不过,这样的疼痛就像是潮水一般,来得突然,消失得也快。

不过两三个呼吸,随着传送的停止,令他们痛苦万分的疼痛也渐渐的散去。之后,他们定了定神,摇了摇脑袋,都是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

这一刻,他们额头上渗出大量的汗水,整个人也变得虚弱不堪。他们蜷曲着背脊,大口大口的喘气。一副受创颇重的模样。

元皓静静的站在旁边,什么也没说,只任由他们恢复。如此过了差不多三分钟有余,元皓看着他们的脸色渐渐的好了起来,便再次拍手:“诸位,我想你们已经学到了一些东西。”

“是的!我想我已经会功夫了。”大腹便便的巴利克很是自信的说道。

功夫,这是很中国化的发音,一般是被认为中国功夫的。尽管其他国家也有自己特色的格斗技,比如柔道、跆拳道、泰拳、关节技等……但在世界上说起能打,一般人还是相信“中国功夫”的——李小龙的粉丝实在是太多了。

“是吗?”看巴利克如此自信,元皓淡淡的一笑,向他伸出了手:“既然这样那就让我看看吧!”

说罢,元皓的手掌向上一按,左右脚弓步拉开,左手着抬到了胸前。他很认真的拉开的架势,并没有对巴利克这个初学者有任何的轻视。

这一刻,强大的气势在元皓的身上腾起。那气势却如万仞高峰,巍峨厚重,坚不可摧,任你沧海横流,我自岿然不动。元皓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强大的气势便将这宁谧无声的拳击馆内搅得暗流奔涌、摇摆不定。

元皓的气势说到底还是守势,并没有化为狂暴的攻击。

毕竟,巴利克不是他的敌人而是他的“弟子”。他现在是需要检测巴利克这个弟子的水平,而不是尽快的打倒他,所以元皓耐住性子。

但就算是这样巴利克也受不了啊。他虽然被灌输了一肚子的功夫知识,但他的身体,他的意志还是普通人。面对元皓着强大的气势他被骇住了,一时间不敢动手。他就这样紧紧的盯着元皓,愣愣的,任由豆大的汗水从自己的额头上流下。

别人看着他和元皓之间知识做无谓的对峙,而只有他才明白自己和元皓之间的战斗已经开始。而他直接是被元皓按在地上摩擦的。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不打我都要跪了。”巴利克很明白这一点。

当下,他怒吼一声,不管不顾的抡起自己的拳头就往元皓的脸上砸去。“呼……”这一拳带着猎猎的风声,很快就到了元皓的跟前。

七台河妇幼保健院
南岗区燎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湖南哪家妇科医院好
江门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湖北治妇科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