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河南煤电两对头再起纷争

2018-12-03 16:51:00

河南煤电两对头再起纷争

河南煤电两对头再起纷争

一直想以国家电煤指导价作为“挡箭牌”却无法实现的国有煤矿,毅然举起了市场这把无形剑;而始终把国家电煤指导价当作“绊马索”的电力部门,却又将其作了自己的“挡箭牌”。7月份以来,因煤炭供不应求,火电用煤频频告急(本报8月16日二版已有报道),河南省电力、煤炭这两个“老冤家”就合同外供煤价格问题再次引起纷争。

今年5月以来,因关闭了一大批小煤矿,加之乡镇煤矿停产整顿,使煤炭产量和库存量大幅下降,电力部门与乡镇煤矿签订的供货合同难以兑现,各电厂自购煤急剧减少。目前,首阳山电厂、郑州热电厂等多家电厂,已出现煤炭告急的情况。更重要的是,据初步预测,河南电力部门下半年尚需再向国有重点煤矿订购200万吨煤炭,才能弥补乡镇煤矿无法兑现的合同。按照煤炭企业的要求,合同外供煤每吨得比合同内提高10元,而电力部门又不愿“割让”出这2000万元的利润,致使双方争执不下,矛盾纷起。

这次多年来少有的电煤告急局面,使电力和煤炭行业间的矛盾充分暴露出来。河南省国有煤炭企业认为,在过去长达近10年的煤炭供大于求时期,电力部门落井下石,乘机大发煤炭财,国家规定的电煤指导价根本得不到落实。就是在今年初的全国煤炭订货会上,电力部门仍然没有执行指导价,而且各大电厂还利用垄断优势,竞相压吨压卡压价,长期拖欠煤款。特别是去年河南省电力燃料公司成立后,不与煤炭企业打招呼,也不商量,就私自作出了每吨煤由煤矿向其缴纳..4元管理费和煤矿每超计划发运一吨煤罚款5-10元的硬性规定。煤炭多时,煤矿超计划发煤罚钱,而现在煤炭紧了,煤矿超计划发煤涨价也理所当然。

河南省煤炭工业局有关负责人说,过去电力部门借煤炭市场疲软之机,将煤炭部门对煤质的化验权、过磅权全部夺走,1999年10月,还采取不正当手段将每吨煤炭压价10元,使国有重点煤矿损失惨重,数目远远高于2000万元。长期以来,河南省煤炭一直供过于求。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河南电力部门作为煤炭消费大户,不断减少国有重点和地方煤矿煤炭订购数量,大量购进乡镇个体煤矿的煤炭。今年年初,河南电力部门与国有重点煤矿签订的供煤合同,仅占其用煤份额的40%。

在当前煤炭市场持续升温、煤炭供不应求的形势下,国有煤矿纷纷表示,要抓住这一良机扭转多年亏损的局面,夺得市场的主动权。他们说,现在煤炭形势好转了,我们对合同内的煤严格按原价卖,但合同外的煤价应与市场接轨,至少得让我们有利可赢。该省煤炭工业局的有关负责人也认为,年初合同内的煤炭继续按原价供应,合同外的煤炭则要按市场价供应,市场问题应该按市场的游戏规则办。

然而,煤炭供不应求对煤炭行业是好事,对用煤大户电力行业来说就是一件头疼的事了。面对电煤频频告急的严峻现实,河南电力部门终于拿出了他们早已束之高阁的“杀手锏”———电煤指导价来讨“说法”。该省电力公司一位负责人认为,目前电价由政府核定,如果煤炭实行市场价格,不利于电力工业的发展,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在目前体制下,依靠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是必要的。

据了解,针对电煤告急状况,河南省经贸委已从中进行了协调,并在8月2日召开了电煤补充订货会,但因双方各持己见,分歧很大,难以在价格等关键问题上达成共识,至今未签订新的供货合同。

一个已走入市场,且在市场中屡屡呛水;一个仍是垄断,且依靠垄断长期受益。走入市场的,要求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将煤炭价格就市论价;处于垄断地位的,要求按国家指导价供煤。这场由电煤告急而引起的争执,不仅反映出各相关行业尤其是供求行业的利益再分配问题,更折射出市场经济条件下两种体制的冲突和碰撞。不管结果如何,这场争执在对双方都将产生巨大影响的同时,又提出了一个我们无法回避且争论已久的问题:消除垄断已刻不容缓,不打破垄断,就不会有公平竞争,就不会有真正的市场经济。

分子筛厂家
天津公墓
星力打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