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的蓝色书箱

2020/05/22 来源:乌海信息港

导读

我的蓝色书箱,关于氢气球上天歇后语的介绍除了旅行和摄影,读书、藏书也是我的人生爱好之一。读书的爱好是自小养成的。想当年,父亲还只是个普通

我的蓝色书箱,关于氢气球上天歇后语的介绍

除了旅行和摄影,读书、藏书也是我的人生爱好之一。读书的爱好是自小养成的。想当年,父亲还只是个普通工人,但在文革那个不平凡的年代也当过几天中学教师,传道授业之余难免在家中留下几本书籍,这对生活困乏的我构成了极大的诱惑时间一长,读书便成了我儿时的一大兴致。

记得读小学时,有一次爸爸带我进城,偶遇一家新华书店,我趁他不注意嗖”地一下就钻了进去,硬赖着爸爸给我买了两本大书”—相对于市面上流行的小人书”—一本是《在起飞线上》讲的是我国女飞行员的故事;另一本是《新来的小石柱》写的是某省体校新来一名深山里的农村少年,刻苦训练高难动作,勇夺全国少年体操冠军的故事。后来,我通过自己想办法,如挖草药、卖猪鬃、捡废铜烂铁等,又陆续购买了《渔岛怒潮》《闪闪的红星》等中长篇小说和几本科普读物如《十万个为什么》等,还从同学那儿借过一回那个年代的”《红旗谱》但并没有读懂、读完,只记得里面有一个恶霸地主韩老六叫韩大棒子”上初中后,我从家住外地的姥姥家又翻到了几本据说是当年破四旧”遗漏下的旧书,其中一本是1945年9月出版的繁体竖版《古文观止》上册,还有一本是前后残缺的当代抗战小说《烈火金刚》也是上册;对于后者,我读得是如醉如痴。

1982年夏,在苦熬了整整一个假期之后,我意外地接到了大学录取书,这让我的父母都喜出望外。因为在那个年代,一个农村孩子能考上大学毕竟是极少数的,何况又是在我们那个相对落后的小公社呢。后来我得知,俺还是公社里通过高考上大学的第一人哩!

后来,带着这个蓝色的小书箱,我读完大学又参加了工作。虽说手中的书越来越多,但我坚持用它来存放那些自认为最珍贵、最有价值的书籍。再后来,我从东北调到山东,从高校走进了党政机关,我依然带着这个蓝色的小书箱。多年以后,因家中添置了独立的书柜,这个小书箱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而改作为生活工具箱。

如今,父亲已年届八十岁了,虽说身体还算硬朗,但早已大不如从前。父亲在我大学毕业的前一年便主动辞去工作自谋职业,当时叫停薪留职要知道,在八十年代初,辞职下海还是一件很新鲜的事,也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需要极大的勇气。下海后,父亲卖过鱼、加工过副食、挖过沙石料,也上山偷伐过木材,在此前后还饲养过一二十年的蜜蜂。其实,父亲自己又何尝不像是一只蜜蜂呢?他一生辛辛苦苦地劳作,始终无怨无悔,换来的却是一家人的幸福、美满和安康。父亲身为家中的长子,从年轻时起就离家在外面工作,婚后养育着我们四个儿女,日子过得并不十分惬意,有时甚至还很拮据。父亲一生为人忠厚善良,温和而倔强,从不与人争锋,平时也少言寡语。记得小时候他经常与我们一起下棋、玩耍、欻嘎拉哈即猪拐或羊拐,东北叫嘎拉哈满语还与我们比赛吃瓜子,看谁吃得又快又干净。有时我们犯错,他也会拿出父亲的权威责骂我们、打我们。他还经常教导我们,为人处事要多为他人着想,从他人的立场和角度看问题,不能光顾着自己损害了别人,用他的话说就是:事儿怕颠,理怕翻。正因为如此,他在单位里算是个老好人,但也总捞不到什么好处母亲为此也跟他争吵了一辈子。

前些年,父母年轻”时我很少回家,近几年父母年纪大了,我几乎每年都要回家一两次。今年夏天,父亲突然问我:现在,还经常买书吗?”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又猛然间想起了那个蓝色的小书箱。难道父亲至今还记得它吗?

乙未冬月于半舍斋。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书箱

书箱,注音为ㄕㄨㄒㄧㄤ,出自《晋书·王祥传》

父亲

父亲,读音:“fùqīn”,口语叫“爸爸”,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父亲,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一般不作为面称。

北京熙仁医院熊瑛
郑州十佳牛皮癣医院
赤峰中医男科医院
安庆好的白癜风医院
运城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襄樊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白城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盐城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