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虐仙记 第90章人头落地

2020/01/17 来源:乌海信息港

导读

虐仙记 第90章人头落地罗石台的脸色青黑青黑,说话的时候很慢,但阴森森的,谁都知道他是动了真怒。不过,此时这位长老的唇角,却是露出

虐仙记 第90章人头落地

罗石台的脸色青黑青黑,说话的时候很慢,但阴森森的,谁都知道他是动了真怒。

不过,此时这位长老的唇角,却是露出一丝残忍和轻蔑的笑容:他还没有杀够,这傻汉子来得倒是时候。

他一般杀人的时候,总要杀那么两三个,才会感到满足,他心中高兴:运气算是不错!

罗石台楞了一下:“哈哈哈,怕干吗不回去抱娃娃,却到这里来送死?”

台下的观众大声的哄笑,想不到这汉子看似勇敢,但真要动手了,却是如此的脓包,看来是想哀求罗长老保全他的性命。

这声音很响亮刺耳。

刹那之间,全场安静下来,谁也料想不到,这粗鲁的汉子会说出如此找死的话来。

…………

罗石台的脸色顿时铁青,眼光中冒火,忽然仰天吼叫一声。

噼里啪啦声中,罗石台全身的骨节如爆斗一般的响了起来,好一阵不绝。

然后,他看着刘岩的脸:“这位兄台,你狂得可以,我告诉你,只要你能接得下我的十招,就算你过关!”

他的心中想的却是:三招两式就要将他毙于掌底。不然,后生小辈将会看不起自己。

毕竟,以他作为魔门长老的身份,武功道法都趋上乘,连主考官见了他,都得礼敬有加,哪里将这些后生小辈放在眼里。

杀两个人,对他而言,的确是兴之所至,出来疏通一下筋骨的。

全场再次鸦雀无声,所有的人,对刘岩,此时都收起了轻视之心,谁都看得出来,他不是说着玩的。

刘岩说完这话的时候,就出了手。

罗石台也是迫不及待,拳脚齐施,两人随即斗在一起。

薛冲关心刘岩,见他武功强悍,至少达到了肉身第五重大力的层次,拳脚施展开来,威力惊人,一阵阵的拳风腿风,刺激得数丈开外的人都缩起了脖子。

看来,老龙说的没错,这人是天生的战神血脉,但是武功的境界并不高,这才使他的心灵力,具备1。8的高水平,不过,此人明显不谙心灵释放的法门,所以算是大大的遗憾。

但是回心一想,进入胎息境界之后才能释放心灵力,此人血肉跟精神结合如此之紧密,乃是天生,想要进入胎息,本身就是千难万难之事,顿时不再替他惋惜。

罗石台做到魔教的长老,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前面三招“力压千钧”“霸王击鼓”“有去无回”,携带着无匹的声势直击刘岩的面门。

一力降十会!

罗石台当然动了真怒,准备在三招之内将刘岩分尸。

罗石台肉身已达第六重伐脉的初境,和现在的薛冲不相上下,而且道术达到第五重驱物的境界,和江城差相仿佛。

砰砰砰砰!

刘岩的拳法腿法显然不如罗长老,刹那之间中了两拳,着了两脚。

但是,罗石台的目的也落了空,他未能在三招之内废了刘岩。

刘岩虎吼一声,扑了上去,拳脚没上没下的击了出去,罗石台的气势稍挫,只得一一接着,刹那之间连拆了六招!

刘岩的拳法腿法,还有武功,虽然都远远的不及罗石台,但是抗击打的能力,却使所有人都震撼。常人要是挨了罗长老刚才的一招半式,肯定是断腿断手,甚至肚破脏裂,但是击打在刘岩的身上,就好象是给他瘙痒。

妈的!罗石台叫一声,恶向胆边生,口一张。

一只红色的钢针射出,直取刘岩的脑门!

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狂妄的家伙接住第十招,让他通过考核,不然的话,我的脸面何在?

这是他的压箱底的本领,本不愿在人前显露,但势逼如此,他也顾不得惊世骇俗!

刘岩大惊,飞退!

但没有用,这血色的刚针似乎长了眼睛,他退向哪里,这刚针就跟向哪里,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一眨眼的光景,就已经到了他的脑门。

罢了!想不到这家伙还有这招,刘岩一时之间闭目等死!

其实,以他的武功,若身上有兵器,还可以格挡躲藏,但偏偏他对自己的武功自信得过了份,身上居然没有兵器。

空手定然接不住这样的利器,他已经陷入必死之境。

当然,即使刘岩有兵器,也肯定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罗石台完全可以一边动用神魂驱使血纹刚针正面进攻,背后却给他拳脚的打击,败是迟早的事。

但是,刘岩的目标,并不是要战胜这魔门的长老,而只是拖上十招,然后过关而已。

叮当!

如一只风铃忽然遇到暴风。

红色血纹钢针忽然跌落在地,完全的失去了罗石台的控制!

我的天,这是谁干的?

薛冲轻飘飘的一跃,一掠四丈,轻松写意的上了擂台,一伸手,拣起地上的血纹钢针,貌似很恭敬的,交给了罗石台:“罗长老,给你!”

此时的罗石台,有点发懵,至少没有再和刘岩打下去,十分木然的接过了自己的血纹钢针。

他没有拒绝,他也似乎忘记了还有拒绝这么一回事。

作为神魂修炼的高手,能驱物的高人,杀人于百步之外,那是轻松得很的事情,神魂能将血纹钢针随意的驱使的人物,钢针居然不受神魂的控制,很丢脸的掉在地上。

更气人的是,打落自己钢针的人,居然将自己的东西归还自己。

好象在说,我打了你脸,不过却是给你面子!

罗石台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确有失风度,收敛了一点:“我们比武还没有结束,你出来搅局,我倒是看不出什么地方有失风度?”

其实,他内心现在想的是:这小子是谁,干什么能将我的宝贝击落,是不是遇上高人了?得拖延一下时间,探探他的口风再说,别一不小心阴沟里翻船!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罗石台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因为就在刚才说话的这瞬息的时间里,他分出一缕神魂,探察了薛冲的身体。

原来只不过是不肉身第六重伐脉初成的小子年纪幼小,武功上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当然,他最高兴的不是这个,他探察到的结果还有,这小子不会道术,居然连最低级的夜游的境界都不是。

那还有什么阻碍,直接拍死不就得了。

至于刚才薛冲突然之间用一枚金币打下了他的血纹钢针,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趁人之危!

这小子不过是趁我不备,将全部精力用以对付刘岩的时候,他突然出手,当能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刘岩并非庸手,他是心中有数的。

一想明白这点,恐惧之心尽去,心忖:我且试探这小子一下,若是武功稀松平常的话,直接解决算了,否则,我难道不会故技重施,用血纹针取了他的性命。反正,既有人不怕死的挑战我的权威,就要杀他个片甲不留!

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对于薛冲,他忽然有种本能的逃避,或许是神魂修为教高,感知敏锐的缘故。

薛冲冷笑一声,在心中道:此人擅长道术,心灵力又在我之上,若是使用大波,有不小的风险,也罢,就试试我最新领悟的柴刀刀法吧!

下面一片的惊呼,尤其是在看清薛冲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的时候。

但这一次,薛冲没有听到下面的人说多少的风凉话,毕竟,他先前所显露的轻功,使全场的观众产生了敬意。

薛冲说完这话的时候,罗石台真的就死了!

他第得惨烈得很,整个的一个脑袋,被活生生的劈掉。

一刀,薛冲只用了一刀就砍下了他的头颅。

这一招的名字,已经不叫“晚风”,而是烈风。

罡风呼啸,人头落地!

杭州市余杭区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台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强力抗癫痫药
昆明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温州治疗牛皮癣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